广告

2011-02-20 23:03:16 作者:千里 来源:111彩票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    有经验的指挥家、演奏家、歌唱家都说“速度是音乐的灵魂”。 这是他们在表演性的时间艺术中 ,实践后的体会 。对舞蹈演员说,速度更是重要 。似乎只差些微 ,演员就会感到不舒适 。音乐家们也何尝不是如此 。所以 ,得到正确的速度是音乐家们的幸福和愉快 。

    较完整的速度标记于曲谱 ,在西洋音乐中 ,于18世纪后才确定的 。之前 ,只约定俗成地标记“小步舞曲速度” 、“圆舞曲速度” 、“进行曲速度”等等 。实际上 ,它巳包含节拍的强弱与速度的快慢在内 。在中国 ,这种大致上标志速度和节拍的更普遍 。如京剧中的快三眼、慢三眼、原板、二六、流水、快板等,都有一定的速度规格 。但在民间 ,往往把快慢的速度概念,与节奏上疏密概念,等同或混淆了 。如戏曲中“ 紧打慢唱 ” 这一艺诀 ,实际上指的是:“紧”字是节奏“密”的概念;“慢”字是“疏”或“宽”的含义,并不全指速度的快慢 。另如江南丝竹中,有“慢三六”、 “中三六”、 “快三六”等等 。也并不完全是速度的含义 ,而尚有旋法上的特点在内(如慢三六是旋律上加花放宽;快三六是旋律上减花缩紧 )。但内中也都含有特定的、相对的速度因素包含其中 ,故它并不是用最科学的方法来称谓,只是民间艺人约定俗成之语。

    科学的速度标记 ,已成为全世界音乐界的共识 。即于全曲之首( 也可用于大段乐曲的段首 ),标出以一个什么时值的音符为单位(可用任何时值的音符 ),每分钟多少拍。有的乐曲于曲谱前注明节拍机(Metronome)发明者梅兹尔氏 ( Maelzel )缩写“MM 音符  = 多少拍”, (  M. M. 四分音符=每分钟100拍 。依此类推 )

    在实际运用时 ,一般不可能有绝对速度 ,总是以相对的速度作灵活的运用 。因为音乐是表现感情的艺术,而人的感情又丰富多彩 ,抑扬顿挫、徐疾疏密变化无穷 。因此 ,速度上的变化也很多 ,突快突慢 ,渐快渐慢等等是平常的事 。故大致上的速度记号也并不太多 。常用的如下:

 

最慢板       Grave

         Largo

         Adagia

         Andante

小行板       Andantino

         Moderato

稍快板       Allegretto

         Allegro

         Vivace

最急板       Vivacissio

         记号rit.

         string

         a  tempo

自由速度      Rubato

 

    还可细致地分档 ,视作曲家习惯而定 。但实际演奏( 唱 )时 ,指挥及演奏( 唱 )人员  ,又因二度创造时,有变更原作者规定速度的 ,持别是“渐”与“突”方面有更大的增删,这是合理的( 大框框中的小自由,但习惯上不再在曲谱中全部标记 ),故乐曲前面标记的速度只不过是该曲或该乐段的基本速度而已。

    在中国司鼓者 ,有一术语叫“打心板” 或“心底尺寸” ,即指速度 。并且要在内心里有个速度标准。如京剧前辈鼓师白登云 ,他心底有28档从慢到快的速度 ,很有规格 。他在录制《 文姬归汉 》一唱段时 ,( 笔者当时是音响导演 )录四遍 ,每遍均是16分零4秒,可见他对速度掌握的准确程度 ,是惊人的 。在西洋交晌乐指挥中 ,也有一个多小时的乐曲 ,几次演奏都相差不到十秒左右 ,这是多么不易的事 。

    速度之对于感情及气氛是举足轻重的。如陕西北部有一位唢呐名手叫常毛儿的,他常用民间曲牌《凤风铃》为婚丧喜庆时吹奏。1941年成吉思汗衣冠冢安葬时,他吹了该曲,毛主席说太愉快热烈了,周总理在旁说中国人的喜乐和哀乐常是不分的(稽康“声无哀乐论”)。后刘志丹出殡时,常毛儿把该曲速度放慢一倍,仍嫌愉快。解放初,任弼如同志逝世,周总理请中央铜管乐团罗浪同志把该曲速度再放慢几倍,情绪就显得有悲哀、怀念的气氛了。这就是以后几十年来全国普遍应用的《哀乐》的由来。由此例来说明速度对于表现感情及气氛的重要性。


" />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